您当前位置:中共通化市委党校 >> 数字图书馆 >> 书韵飘香 >> 浏览文章

领略伟人风采 感受诗词魅力

时间:2017年03月30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读《毛泽东诗词鉴赏》



业务指导处      初小敏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一段时间来自己特别喜欢的一本书《毛泽东诗词赏析》,此书为中华书局出版,注释比较精准,按照时间收录了毛泽东主席的诗词共50余首。本次读书报告,我将重点和大家分享自己读毛泽东诗词的收获,一家之言,不足之处,恳请各位领导、各位老师批评指正。      

毛泽东不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政治领袖、用兵如神的军事统帅,更是用诗词谱写历史脚步声的高手。他的诗词真实而又艺术地记录了中国革命伟大斗争的历史,是学习党史、加强党性修养的鲜活教材。学习这本教材,我对一代伟人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和理解。毛主席的诗词生涯贯穿其一生六七十年,从年少《咏蛙》中的“春来我不先张口,哪个蛙儿敢做声”到197582岁《贺新郎.改张元干词悼董必武》中的“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间易老悲难诉”,诗词记录了毛主席思想与心境的变化轨迹。我的汇报,就以时间为线,以读毛主席不同人生阶段的几首代表性诗词为重点,向大家做具体的汇报。

    一、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理想信念的树立,为革命的重大牺牲、湘楚文化的深深滋养)

《虞美人.枕上》: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89年的《湖南广播电视报》,当时该报发表的原文是: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倦极身无恁。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五年之后,《人民日报》又正式将此词发表。这是经过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校订过的稿子,全文如下:

  《虞美人·枕上》 一九二一年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两稿相较,除了下阕的“剩有离人影”一句的修改外,其它如“无奈披衣”与“寂寞披衣”;“皆”与“都”两处的改动,并无太大差别。重要的倒是确定了此词的写作时间为“一九二一年”,后来正式编入《毛泽东诗词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的就是此稿。

于是,彭明道推断,这首《虞美人·枕上》不是赠给杨开慧的,也不是作于1921年,而是作于1910年,还说这首词恐怕与毛主席的第一次婚姻有关,“离人”者,毛泽东之元配罗氏也。彭援引了大量例证:

1957年初《诗刊》创刊号发表了毛主席《旧体诗词十八首》之后不久,主席的一位战友的遗孀李淑一,一位在诗词上很有造诣的女教师,也是杨开慧的生前好友,在读过毛主席这些大气磅礴的诗篇之后,不禁感慨万千。她想起了1932年在洪湖战斗中牺牲的丈夫,想起了自己当年思念丈夫时写下的一首《菩萨蛮》:“兰闺寂寞翻身早,醒来触动离愁了……”由此,她又想起了昔年在开慧那里看到(或听到)过的一首词。岁月悠悠,她只依稀地记得开头两句:“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1958年,这位饱学的女教师想到这些,仍然激动得不能自已。于是她写信给毛主席,一为叙旧,将自己的旧作寄给领袖一阅;二则想请主席将那首词写给她,作个纪念。毛主席不忘旧友,亲自给她回了信,并写了后来脍炙人口的那首《蝶恋花·答李淑一》赠她,留下了诗坛一段佳话。

为什么李淑一点到的一首现成的“堆来枕上愁何状……”不写,而另写一首《蝶恋花》“我失骄杨君失柳”回赠故人?诗人毛泽东的内心世界,当时大概没有人去仔细揣摩,也无从揣摩。但隐约之间看得到的,毛泽东似有两层深意。一是对李淑一和她的丈夫的怀念和尊敬:“大作读毕,感慨系之”;二是他明白无误地说了一句:“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吧!”

这里的第一层意思,几乎所有的读者都是体味得到的。而毛主席的另一层面的心语,又几乎是所有的读者和注家都忽略了。“开慧所述那首”有什么“不好”呢?数十年后,毛泽东有什么理由认为自己在热恋中或新婚后写下的这首词,有什么“不好”呢?他为什么婉拒了李淑一的这一请求,另作新词相赠?既然“不好”,为什么老人家在垂暮之年,又如此郑重地将它抄写下来,交给身边的人保存呢?

就字面的常理而论,夫妻或情侣分别,可称“离人”。古人诗词中,大抵作者在第三人称的位置上去描写时,他和她都是“离人”。如果作者用的是第一人称,写自己对爱人的思念之情,“离人”指的就只能是远离自己的亲人。1921年毛杨几次小别,都是毛泽东离家外出,杨开慧守在清水塘家中。深谙诗词炼句炼字之功的毛润之,怎么会颠倒错乱,自己外出却又将家中的娇妻称为“离人”呢?这里有个“坐标”,就是“家”。“我”在“家”,离“我”而去的亲人,才称为“离人”。而绝不可能是相反。而且,词的下阕,“晓来百念皆灰烬,剩有离人影”。这显然不是开慧的倩影,这是一个逝去了的身影。

初读《虞美人·枕上》,确乎似有“相思”的意味。但仔细琢磨一下,就会发现,词中蕴含的那种怀念与无奈,冥思与怨艾,痛切与希冀,回首与前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词的内涵,要比“相思”丰富得多,复杂得多。这首词,恐怕与毛泽东的第一次婚姻有关。“离人”者,元配罗氏也。写这首词的时候,罗氏大概刚去世不久。所以,与其说《虞美人·枕上》是“相思之作”,倒不如说它是“自哀之作”更为确切。为什么?因为这首《虞美人·枕上》,既非赠开慧之作,也不是作于1921年而是作于1910年。

19102月,经过努力,得到母亲支持的毛泽东,正准备告别家园,去湘乡求学之前,体弱的罗氏,不幸患了细菌性痢疾,病情十分严重,尽管毛家多方求医治疗,但也没能挽救回她年轻的生命。芳龄只有21岁的罗小姐,于211(大年初二)病逝了。一朵本该芳香明丽的鲜花过早凋零了,似昙花一现,没有欢娱,没有爱情,做了封建婚姻的无谓牺牲品。据说,毛泽东在罗一秀去世时,心情很悲痛,写下了《虞美人.枕上》一词。    

彭明道对这首词做了一些解释:“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不止是相思之苦,也不止是怀念亡妻的愁苦,这是一个有志少年在人生道路选择的关键时刻发自内心深处的痛苦。只有这样事关一生命运的大事,才能使青少年毛泽东心潮起伏,直如倒海翻江。“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这是一种无可名状的无奈。愁苦和烦恼使他失眠了。愈是睡不著,便愈觉长夜难明。睡不著,披衣起坐,但是,何以排解内心的寂寞和苦痛呢?满天繁星,哪一颗能为我指点迷津?哪一颗能照亮我的前程?通宵的冥思苦想,彻夜的心绪翻腾,答案在哪里?十七岁的少年,难免要“万念俱灰”了。这时,一个远去了的、模糊而又熟悉的身影,忽然飘在他的眼前。如果她还活著,也许可以向她诉说一点什么。可是,现在她已经离他远去。他还能说些什么?向谁说去?真是“欲说还休”啊!此时,寒星渐隐,残月西沉,一个孤独的少年,一个孤独的男人,在人生的烈火里煎熬,在翻滚的心海里徘徊,他,怎能不潸然泪下?

鹤龄驳彭明道说,彭明道除“集十数年之力”打造了一篇《毛泽东的〈贺新郎•别友〉是赠给谁的》大作,论证此词不是写给杨开慧的外,还有一篇大作《毛泽东的“枕上”“离人”究竟是谁 ——〈虞美人•枕上〉探幽 》,不知是集多少年之力打造出来的,此篇论证《虞美人》词也不是毛主席写给杨开慧的。幸而毛主席只给杨开慧写了三首词,再多写几首的话,我估计很可能就会把这位彭明道先生论死累死的。试想,他能有几个“十数年之力”可以“集”的呢!

驳的真好!彭说《虞美人·枕上》,既非赠开慧之作,也不是作于1921年,而是作于1910年,“离人”者,毛之元配罗氏也。纯属子虚乌有和无稽之谈。试想,毛泽东与罗氏的婚姻根本就是父母包办的封建婚姻,他本人就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他与罗氏根本就无感情可言,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近三年,都没有碰罗氏一下。主席后来也说,他根本不承认和罗氏的婚姻,甚至说他就没有真正和罗氏生活过。那么,怎么可能写《虞美人·枕上》这么情真意切、凄婉缠绵的词给她呢?何况这首词作于1921年,其时,毛主席与杨正处在新婚后不久,就算是写于1910年,也不可能是写给罗氏的。至于彭用词风和坐标等来论证,就更莫名其妙了,想要证明《虞美人·枕上》中的离人是罗氏,显得多么牵强啊!

事实上,毛主席与杨开慧二人是1920年冬在长沙结婚的,1921年,正是两人新婚燕尔之际,恩爱、甜蜜、舒心、浪漫、充实、幸福自不必说。其时杨开慧已经怀孕,毛泽东要外出考察,把已经怀孕妻子留在家中,他当然有些不舍。

这首词上阕写惜别之愁。一个“堆”字,形象地表现了愁闷之多;一句“愁何状”的设问,自然引出“江海翻波浪”。因愁闷而失眠,更感长夜难明,于是只好披衣起坐,仰望夜色苍穹,寂寞无奈中查数夜空中的寒星。那夜空中的“寒星”正像是离人的眼睛。这里,景与情完美融合,充分显示出作者寂寞孤独的情怀。下阕抒伤别之苦。开头两句,直抒胸臆,一个“晓”字点出是彻夜未眠。一个“影”字写出若即若离的别样之苦,“烬”与“剩”的鲜明对比写出伤别的深重。辗转反侧,彻夜无眠,捱到破晓,百念俱毁,只有离人的影像浮现眼前,拂也拂不去,唤又唤不来,令人十分的伤痛和无奈。望月思友,见月怀人,明月最能牵动离愁别绪。

抒写离别,歌咏爱情,在毛泽东的诗词中是弥足珍贵的。诗贵情,情贵真,没有感情的诗篇,就等于没有诗魂,也就失去了打动人心的力量。这首词在语言方面并没有过多的藻饰,但句句如感慨之言,发自肺腑,情真意切。这种纯真质朴情感,读后动人心肠,令人难忘。

在毛泽东的诗词中,有两首涉及对杨开慧的情感,一是《虞美人 .枕上》,一是《蝶恋花 .答李淑一》,一写于革命成功之前,一作于革命成功之后;一是诉燕尔新婚的离别之苦,一是叙对亡妻的悼念之情。两词对照而读,使人感怀至深,潸然泪下。

    毛泽东不愧是一代伟人,也不愧是风流才子,他的胆识和他的才华无人能比,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非常喜欢毛泽东的诗词,读毛主席的诗词,给人感觉总是境界博大开阔、气势恢宏、摧山撼岳,往往是看似不经意的轻描淡写,却能展示纵横万里的境界,场面阔大恢宏、气势磅礴。还有,毛主席对内心情感的抒发,也带有气贯长虹的特色,独特而丰富的情感世界在他的诗词里描绘得淋漓尽致,感情表达得情真意切,婉约中仍带有豪放,真是感人肺腑,憾人心魄!

    二、战地黄花分外香(艰难困苦的战斗豪情)

    《西江月.井冈山》《清平乐.会昌》(略)

    三、而今迈步从头越(仁者乐山、大智大勇的革命气质)

《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沁园春.雪》

我们应该重视这首《沁园春》的写作背景。193625日,毛泽东率领红军东渡黄河去抗日,在山西黄河边一个小山村遇到大雪,26日便写下这首词。大家别忘了, 1936年底就发生了“西安事变”。也就是说,当时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不久,可以说立足未稳,人枪不过三、五万。而1936年上半年,蒋介石部署已毕,张学良的东北军,杨虎城的西北军,胡宗南的中央军,三十万大军已兵抵潼关一线,准备往陕北压过去,对中央红军一举歼之。从这个意义上说,“西安事变”确实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形势如此严峻,红军命运危如累卵,但在毛泽东看来似乎胜券在握,胸有成竹。他的自信和底气究竟在哪里?要我看,只能说是文化。因为他深知,打仗打的不光是人力和武器,最终打的是文化,所以他才在长征路上多次放言要以文房四宝打败蒋介石国民党。这决不是一句玩笑话,因为在国民党第一次、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毛主席先后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和国民党的代理中宣部长,在国民党里也是首屈一指的大才子,颇为汪精卫、胡汉民看重。毛主席当时在国民党里的地位和影响甚至远远超过他在早期在中国共产党里的地位和影响,所以他很清楚他的对手蒋介石们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情形果然如此,时隔十年,羽翼丰满的毛泽东应蒋介石之邀单刀赴会,前往重庆谈判,适逢老友柳亚子索词,“索句渝州叶正黄”,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啊!毛泽东信笔写下《沁园春·雪》相赠。这是纯粹的个人行为,诗友唱和嘛,不需要经过政治局,也不需要五大书记讨论,但它却像中国共产党的胜利预言,在19451114的《新民报晚刊》上一经发表,立刻轰动了重庆,轰动了国统区。按照我的说法,第一,它横扫二十世纪中国词坛,这首词一出,别的就没有啦;第二,它粉粹了国民党对朱德、毛泽东,对红军的妖魔化。国民党操纵的媒体长期宣传共匪共产共妻,杀人放火,甚至在茅台酒池子里面洗脚……那么人们就要问了,一个土匪能写出如此大气磅礴、风流倜傥的词来吗?别说土匪了,你蒋委员长能写得出来吗?

打死蒋委员长也写不出来,而且确实让他看傻了眼。他首先是不敢相信这是毛泽东写的,他问他的侍从室主任、大秘、文胆陈布雷,毛泽东能写出这个词来吗?是不是毛泽东自己写的?陈布雷说,据我了解,毛泽东这个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古典诗词造诣很深,我看像是他写的。蒋介石更加气急败坏,对毛主席的“野心”心有余悸,对毛主席的才气妒火中烧。说,咱们能不能弄一点词,跟他和一和,把他这首词给灭了?陈布雷领命而去,把重庆一流的诗人作家教授都叫来,开会布置任务,连夜加班加点写。写出一大堆来,送给蒋介石看,蒋介石越看越摇头,实在没法跟毛泽东比啊!也就是说,举全国之力,就弄不出这样的一首词来。你说这首《沁园春》有多大的威力吧!这不是多少个军所能比得了的。而且,由于这首词,征服了整个国统区无数的文化人、知识分子。如果这个时候让大家在毛泽东和蒋介石之间做个选择的话,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中国传统文化选择帝王的最高标准,就是君师合一,毛泽东集帝王气和风流气于一身,就是最理想的领袖了。大家可以回忆回忆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和蒋介石的照片,蒋介石常常是戎装笔挺,却显得有几分呆板,毛泽东虽然衣着平平,略显土气,但神态自若,是真名士自风流,惟大英雄能本色,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大气和安详。二人并立,蒋介石倒有点像毛泽东的侍从。要说重庆谈判的收获,有一半要归功于《沁园春·雪》。

四、敢教日月换新天(正义事业必将胜利)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略)

    五、乱云飞渡仍从容(共产党人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广阔胸襟)

《卜算子.咏梅》(略)

光阴荏苒,岁月如流。今年是毛泽东逝世40周年,他是被世人誉为“一个诗人赢得了一个新中国”的东方巨人。历史发展的进程也再一次证明了毛泽东诗词的论断: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风流人物就是战斗在各自岗位和事业中的普通党员。长风破浪会有时,我们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也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更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有这样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最后,我们用两首沁园春中的诗句组成一幅对联来结束今天的读书汇报交流——“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作者:佚名 编辑:tsg)
文章热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书韵飘香 快乐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