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共通化市委党校 >> 通化红色教育 >> 抗联讲堂 >> 浏览文章

断桥歼敌:重创日本守备队的一次战斗

时间:2018年04月27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踏查红色印记,我们来到柳河县三源浦镇郝家村的一块农田。

在这块农田里,立着一块石碑底座,石碑主体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毁。石碑是小日本为战死的日本兵立的纪念碑,历史上日军称之为“忠魂碑”。石碑底座为双底座,四棱台,下底座边长2.4米,上底座边长1.35米,座高1.7米,上部边长0.95米。这个石碑底座作为侵华日军所遗留下的侵略罪证,对爱国主义教育及党员干部的党性教育具有重要意义。
断桥歼敌:重创日本守备队的一次战斗
                                                                         日军侵华罪证之一——“忠魂”碑

    距离石碑底座不远处,有一条日伪时期的老公路,这条路,当年是柳河到通化唯一的一条公路,也是柳河与通化之间的交通要道,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公路上一座桥,当年叫做四道沟大桥。这座桥被日本守备队当成了眼珠子,唯恐被毁,除了命令四道沟警察分队日夜把守,还派了自卫队协助守桥。随着时光流逝,老公路已经退变成一条乡间小路,桥也在,但已经不是当年的木头桥。
断桥歼敌:重创日本守备队的一次战斗
                                                                             向导金尚均讲述四道沟大桥的历史

 

今天我们还原的便是发生在这里的“断桥歼敌”的故事。

日军侵占柳河重镇三源浦后,为了加强对人民的法西斯统治,在这里除了驻有伪军外,还长期驻扎着日本守备队。他们终日不是出去扫荡,就是以“反满抗日”等罪名逮捕杀害无辜的中国人民。人民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渴望早一天把侵略者和汉奸走狗消灭掉。

1934年9月23日,晚上,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后方指挥部里,政治部主任高国忠和战士们正在制定一个方案——断桥歼敌,目的是一方面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长一长中国人的志气,一方面扩大抗日队伍的影响,顺便截获点枪支弹药补充器械的不足。

第二天,艳阳高照。少年连连长李明翰和小侦查员邓马官,装扮成赶路的小哥俩,背着背篓,从桥南走向桥北的岗哨。走近岗哨时,邓马官故意拿着一个大鸭梨逗“哥哥”李明翰。两个警察正口渴,看见鸭梨,顿时垂涎三尺,喝问道:“小兔崽子,还有没有了,给老子解解渴!”邓马官放下背篓摸索半天,突然掏出枪喝道:“不许动!给你个铁鸭梨你敢要不!”此时,李明翰早已掏出了驳壳枪:“举起手来!动一动就打死你!”李明翰一挥手,从后面草丛里钻出两个队员,把两个警察和一个自卫队队员捆了起来。

一军政治部主任高国忠是这次歼敌行动的总指挥,他带领了一个独立排和一部分少年连战士,共计十几个人。按照分工,少年连小战士栾占奎事先埋伏到郝家街村外打谷场,负责点火,邓马官接应。其他战士埋伏到公路桥下。战士李成明带几个人下到桥底将木桥桩子锯掉后又重新伪装好,不让桥马上塌下来。做好这些,战士们迅速撤离,埋伏到公路两侧。

一切准备就绪,高国忠摘下帽子向不远处的打谷场挥动三下,栾占奎和邓马官将草垛点燃。刹那间,浓烟冲天而起,火舌舔着高空。四道沟警察分所首先发现火光,立即用电话向三源浦日本守备队报告。日本守备队立即由伍长带领18人,跳上汽车,一路鸣枪,杀气腾腾向郝家街而来。当日本守备队的汽车爬上桥时,只听“咔嚓”一声巨响,顷刻间,桥塌车翻,连人带车一起掉进河里。战士们从公路两侧冲杀出来,随着枪声,敌人一个个倒在水里,18名日军被击毙12人,其余被俘虏。战斗前后用了不到十分钟。本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宗旨,高国忠让李明翰放了三个岗哨。

当日本守备队的第二辆汽车开来增援时,我们的战士已经带着缴获的枪支和俘虏撤走了。他们只好把12具尸体扔上汽车拉回三源浦。

这次行动,日军损失惨重,日本守备队队长松山万分恼火,认定警察里出了内奸,将“谎报军情”的电话员于海全、大桥当班警察郝长清,和警察分队队长李东宾、自卫队队长衣兆祥,连同三源浦的警察署长都带到日本守备队进行调查。最先遭殃的是电话员于海全,百口难辩,被日军一通乱刀砍死喂了狼狗。当班的警察郝长清嫌疑最大,坐老虎凳,灌辣椒水,一通折腾之后,也被喂了狼狗。警察署长吓得喝了鸦片“畏罪自杀”。日本守备队长松山考虑到“群龙无首”,暂时放了李东宾和衣兆祥。

二人在回家的路上预感形势不妙,悄悄商定去寻找抗联游击队。通过地下党员崔云平,李东宾和衣兆祥率警察分所和自卫队一行50余人投奔抗联。

断桥歼敌这场战斗,抗联部队收获颇丰。杨靖宇将军听到消息后,专门从磐石赶来,接见了起义人员。50多名起义人员被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教导团第三连,李东宾任连长,衣兆祥因为有文化,被安排到师政治部担任宣传干事。从此,他们在杨靖宇、王仁斋领导下,成为抗日武装的新生力量,和鬼子汉奸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断桥歼敌”行动使日寇损失惨重,不仅死了12个日军,丢了两挺机枪,十支步枪和一些弹药,更重要的是李东宾和衣兆祥带走了全部队伍。松山大队长捶胸顿足,气急败坏也没有用,只好在桥的不远处筑一石碑,以示对“效忠天皇”战死士兵的纪念。

 

历史的时空有时很奇怪,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却能历经岁月风尘,长久地矗立在大自然当中,任由风吹日晒,如我们眼前的这个水泥碑座。如果我们忘记了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它就是一块毫无用处、且占用了良田的钢筋水泥疙瘩;但是,这并不是一块普通的水泥疙瘩,它以物证的方式存在,即使那个卑劣的国家篡改历史教科书,并以种种行径掩盖其战争罪行,这些侵略物证是无法抹杀的。

(作者:佚名 编辑:hsjy)
文章热词: